<address id="rjblj"></address>

<noframes id="rjblj">

          登錄或注冊退出個人中心我要發帖0660-6909888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務平臺微信掃一掃
          30年斂財超10億!廣東最壕“砂霸”涉黑...發布時間:2020-07-06 16:52:13閱讀數:

                 2019年4月22日,一個普通的星期一,清遠市清城區龍塘鎮大沙塘村中一棟十分顯眼的違建別墅在推土機的轟隆聲中倒下,周遭擠了不少圍觀的群眾。他們中,大多數聽過這座別墅主人的名字——“砂霸”陳志輝。豪宅倒下前,籠罩當地近30年的陳志輝涉黑團伙也在這輪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倒下了。

           

          從靠打架打出名聲,到控制村民小組攫取第一桶金,再到非法壟斷河砂開采與銷售攫取利益超過十億元、將其他村民家的樟樹強行移到自家大院內,惡性累累的陳志輝團伙涉黑案,成為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案件。

           

          本案被告人在指認陳志輝的別墅

          今年6月29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陳志輝等35人涉黑案做出二審裁定,陳志輝犯九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5年,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并處罰金3372萬元,其余34人被判處23年至1年10個月有期徒刑并處罰金。該案也成為全省經判決認定涉案金額最大的涉黑案件。

           

          案件的審與判,揭開了“砂霸”的沉浮往事……

           

          “第一桶金”:
          打架打出“聲威”強占村集體土地

           

          多年以后,一名證人仍記得1990年大年初三發生的事。

           

          “當天,大沙塘的阿福開摩托車搭客時被井嶺村的人打了,當時我主張報警處理,但阿漢這幫人說不行,一定要打回去。后來阿漢他們和井嶺村的人打了一場大架,阿漢等人逃跑了,我因為這事被判刑。”這名證人說。

           

          證人口中的“阿漢”,名叫陳獻金,1963年11月出生,清遠市清城區人,初中文化程度。

           

          等這名證人1991年出獄再次回到大沙塘村時,聽說自己坐牢期間,陳獻金一幫人逼著新莊村委書記陳某明選陳獻金做了村干部。“當時陳某明不同意,陳獻金叫上村中跟著他的那幫人,用石頭去砸陳某明家的屋頂,陳某明由于害怕被迫答應了……從陳獻金這屆開始往后20多年,都是他們的人在做村干部。”

           

          法院查明,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陳獻金、陳志輝、陳國強等人在與鄰村村民的群體械斗中逞勇斗狠,打出了聲威。

           

          “我們這幫人有不成文的規定,無論發生大事小事都要向陳志輝匯報;我們這幫人要么不打架,打架就一定要贏。”團伙成員、被告人陳國強供述說。

           

          法院查明,1992年,陳獻金在陳志輝、陳國強等人的支持下,使用威脅、恐嚇等手段,擔任了大沙塘村民小組干部。陳獻金上任后以經濟利益利誘,吸收了陳海華、陳輝強、陳鑒洪、陳煥新等人為手下。1997年,陳獻金與陳志輝、陳國強等人密謀,借村民小組干部換屆之機,通過操縱選舉將陳海華、陳輝強、陳鑒洪等人推選為大沙塘村民小組的干部。自此,陳獻金、陳志輝形成了對大沙塘村民小組的控制,標志著以陳志輝、陳獻金為首的組織確立。

           

          本案被告人在指認陳志輝的別墅

          村民小組干部上任后不久,便以“查荒滅荒”為由,將村中分發到個人的山地收歸集體。證人阿沖回憶,山地被收歸集體后,陳志輝、陳獻金等人提出要租200畝種樹,每年3000元,租期50年,當時沒有召開村民大會表決,并且合同租金偏低、租期過長,價格也沒逐年遞增,村民好大意見。

           

          “我們種植了大量的榕樹。之所以租下這些土地并在上面進行種植,我們是想以后政府需要發展征用這些土地時能獲得青苗補償款。”陳獻金供述稱,后來,他們如愿獲得了高額的征地補償款和額外的青苗補償款。

           

          此外,團伙成員還占用村集體土地建了兩棟出租房、三個貨場……二審經辦人、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蘇智麗介紹,陳獻金、陳志輝等人的“第一桶金”正是靠侵占村集體土地獲得。

           

          “砂霸”聞名:
          非法采砂數千萬立方米獲利超十億元

           

          包括周清華在內的多名被告人在供述中回憶,2003年開始,以陳志輝、陳獻金為首的這伙人涉足河砂行業,攫取了巨額財富。為了更好地控制手下人,他將砂場分出股份給手下部分人員。陳志輝團伙瘋狂盜采北江河流域內河砂,同時他們也涉足礦產石場,進行非法開采,積累了大量財富。后來,他們陸續開始投資房地產、水電站、防火門廠等生意,通過這些合法的生意投資將非法所得來的財富轉化為合法財富。

           

          辦案人員介紹,2003年左右,由于陳志輝有商業頭腦、會“賺錢”,隨著經濟實力的增強,在組織內的地位超過陳獻金,成為“一把手”。包括陳少華在內的多名團伙成員后來供述稱:“我們這幫人以陳志輝為首,陳獻金為二把手,陳國強是第三把手。”

           

          陳志輝綽號“阿佛”,1971年出生,清遠市清城區人,高中文化程度。

           

          法院審理后認定,2003年左右,陳志輝與潘海添涉足河砂開采行業,通過與張某儀、張某華(此二人另案處理)等人糾集在一起,在競爭中形成了強勢地位。從2008年開始,該組織通過串通投標,壟斷了北江干流清遠河段河砂開采項目,借助于中標標段的掩護,和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提供庇護,陳志輝等人大肆非法開采河砂。

           

          在河砂開采過程中,陳志輝負責組織、領導,決定河砂開采合作方式、利潤分成、獲利用途等。潘海添、張某華各自作為己方代表,負責河砂開采各項事務管理。陳鑒洪負責砂場、船舶的管理等;陳煥新負責砂場管理和協調與水利部門、交警部門關系等;吳燕飛負責砂場管理、協調與水利部門關系等;陳海華負責組織人員為非法采砂望風……自2004年至2018年初,陳志輝、潘海添等人非法采砂數千萬立方米,獲利超十億元。

           

          2008年,陳志輝、潘海添與張某華等人商量共同參與河砂項目的投標,為了中標,他們通過串通投標報價,統籌安排資金、人員等方式,組織了多家公司參與北江干流清遠河段的多個河砂項目投標。2008年至案發,北江干流清遠河段所有河砂項目招標均由陳志輝、張某華等人安排的公司輪流中標。陳志輝、潘海添先后在24個河砂項目中串通投標,項目中標金額共2.13億余元,劉魏參與了其中11個河砂項目的串通投標,項目中標金額共9788萬余元。

           

          此外,陳志輝還賄賂水務等部門人員,讓非法采砂一路綠燈。

           

          證人何某某說:“陳志輝這個人我沒有見過,但在我們從事做砂這個行業當中,全行業的人都知道陳志輝是幕后最大的老板。可以說他是稱霸清遠河砂第一人,我們這一行人給陳志輝起了一個綽號就是‘砂霸’。”

           

          等級森嚴:
          有人因超“黑老大”的車被責罵

           

          該組織經過多年的發展,陳志輝、陳獻金通過籠絡村民、招納馬仔、聘用員工等途徑,逐步形成了以其二人為組織者、領導者,以陳國強等9人為骨干成員,以陳國添等8人為積極參加者,包括陳建全等15人在內的人數眾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骨干成員固定、層級結構明確、勢力龐大。

           

          被告人陳獻金供稱,大約從2004年起,陳志輝的生意越做越大,人際關系廣,社會地位高,“我們也越來越尊重陳志輝,陳志輝成為了村中的核心人物。陳志輝是我們這幫人的主心骨,無論是提攜我們做生意還是村里的大小事,都是最有話事權的。這么多年,對于我們底下這幫人都會以我和陳志輝兩的意見和決定為主。”

           

          “在我們這幫人中,陳志輝的話像圣旨一樣,哪怕是錯的也要執行。明知是違法犯罪的事,只要是陳志輝拍板決定的,我們這幫人都會一字不漏地執行。”被告人陳輝強說。

           

          團伙內部,則有著森嚴的等級。被告人陳世文說:“從2009年開始,我們每年清明期間去新豐祭祖,每次都是陳志輝、陳獻金的車排前二位,陳國強的車殿后,村長陳國添的車在車隊中間,行駛過程中不能超過陳志輝、陳獻金的車。”被告人陳鑒洪記得,“有次陳煥新(本案被告人之一)超過陳志輝、陳獻金的車,被二人責罵。”

           

          為維護組織的聲威,陳志輝、陳獻金要求組織成員“團結一致”、不準吸毒。在察覺組織有被查處的風險后,他們要求組織成員在外低調行事。

           

          對此,被告人陳鑒洪說,陳志輝、陳獻金經常跟他們這幫人強調要團結,無論在村中還是在外面,接到電話的話都要過去撐場面。“如果沒有特殊情況又不過去的,輕則被陳志輝、陳獻金臭罵一頓,重則會被排斥在外。”

           

          被告人周清華入伙前的身份有點特殊。周清華1963年出生,清遠市清城區人,大專文化程度,原是一名退休公安,頭腦靈活。退休后的他當起了團伙的“軍師”。

           

          檢察機關的指控顯示,在該組織的發展壯大過程中,退休的公安民警被告人周清華受非法經濟利益的吸引,加入到該組織中。周清華利用其法律知識和工作經驗,積極為組織出謀劃策,如:對組織成員進行模擬審訊,教唆組織成員串供等,其行為增強了組織逃避打擊的能力;在“文明村”、“美麗鄉村”建設中,周清華著意包裝、美化陳志輝等人,為洗白陳志輝、陳獻金等人的身份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被告人陳獻金的印象中,周清華積極地幫團伙中的村干部寫發言稿,還有,為了防止陳志軍(本案被告人)日后被公安機關抓了將自己做的事情說出來,周清華扮演警察對陳志軍進行模擬審訊。

           

          被告人陳國強稱,周清華大約在2009年加入,“他是陳志輝的軍師、管家,也是我們這幫人的法律顧問,出了違法犯罪的事,周清華第一時間教我們如何規避法律的風險。”2013年,陳杰偉因為貪污被抓,陳志輝、陳獻金召集人員來到陳志輝的辦公室,由周清華對大家進行模擬審訊,目的是為了不牽連陳志輝。

           

          “可以講陳志輝這幫人所做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周清華都有參與,在很多事情上幫陳志輝他們出謀劃策。”被告人潘海添說。

           

          被判搶劫:
          看中他人家中的萬元樟樹用鉤機挖走

           

          “在龍塘鎮可以說提起陳志輝,人人都是怕的。”一名證人如是說。

           

          附近村的村民盧某華就是一位“莫名其妙”的受害人。

           

          盧某華回憶,2012年的一天,大沙塘村的陳金水(本案被告人之一)帶了四五名男子過來他家,用鉤機挖他的樟樹。“我說這是我的樹,陳金水說這棵樹及這塊地都是大沙塘村的。我報警后和我大哥過去攔住他們。我們從家里拿出一個煤氣瓶與他們對峙。陳金水、陳國添等人過來打我們,我被他們打傷了頭部、右眼和胸部。我大哥被他們打傷了肚子和腿。”盧某華稱,這棵樟樹是父親1962年種下,“那塊地從我父親那代人開始就使用了”。

           

          圖為本案被告人在指認涉案被搶走的樟樹

          法院認定,2012年4月,被告人陳金水等人發現新莊村委會新聯村農機站附近被害人盧某華兄弟的自留地上有一棵大樟樹,遂向被告人陳志輝、陳獻金匯報。陳志輝、陳獻金安排陳金水和被告人陳建全、陳志軍、陳國添等人于2012年4月23日將該棵大樟樹強行移植到大沙塘村122號陳志輝的住宅大院內。其間,陳金水等人將盧某華兄弟打傷。經價格認定,該樟樹價值28000元。

           

          證人阿陳回憶了當時陳志輝等人“決策”搶樹的過程:“2012年4月的一天晚上,我和陳獻金、陳金水、陳建全等人在喝茶。陳金水、陳建全等人對陳獻金說在農機站附近有棵大樟樹,樹齡有幾十年,很難找得到這樣的樟樹。陳獻金知道陳志輝喜歡找大棵的樹種植在自己家中的花園,于是向陳志輝說起這棵樟樹的情況,陳金水、陳建全他們也爭相向陳志輝說這棵樟樹很大很好。陳志輝聽后很高興,說盡快找鉤機去挖回來種在他家中。過了兩三天,我在陳志輝家中看到陳志輝指揮他人將一棵樟樹種植在他們家外。”

           

          法院認定,陳志輝等人的上述行為構成搶劫罪。

           

          法院還認定,以陳志輝、陳獻金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了串通投標、非法采礦、尋釁滋事、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妨害作證、操縱及破壞選舉、插手民間糾紛等大量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把持基層政權,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比如,2013年七八月間,他們以停放汽車、傾倒淤泥堵塞廠門和威脅毆打公司工作人員的方式逼迫周邊一家公司繳納所謂“污染排放費”,對抗警察執法,干擾該公司正常生產、經營,引起電視媒體關注報道。

           

          2014年,陳國添等村干部承接廣清城際軌道項目清表工程,在施工時與安豐村民發生爭執,陳國添組織多人到現場造勢,暴力驅趕安豐村民,被告人陳戈文還將泥土塞入村民郭某某口中。

           

          2015年6月22日,被告人陳國真的妹夫在清遠市一家模具制造公司上班期間猝死。為借組織力量幫死者家屬獲得更多賠償,陳國添等數十人前往工廠向廠方施壓要求賠償,嚴重影響廠方生產秩序。廠方被迫賠償85萬元給死者家屬。

           

          陳志輝、陳獻金通過非法途徑獲取到陳某某舉報該組織違法犯罪事實的舉報信,于2016年4月安排陳國添等村干部和陳國強以村民陳某某侵犯大沙塘村干部名譽權為由反告陳某某,并于2017年清明節安排陳國添等人當眾宣布驅逐陳某某出族。

           

          當地村民不停舉報,陳志輝團伙終于被掃黑除惡之風“扳倒”。2016年11月,清遠市公安局對陳志輝、陳獻金等人涉嫌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案件正式啟動立案偵查程序。2018年4月2日,清遠警方出動上千名警力,一舉抓獲陳志輝、陳獻金等35名犯罪嫌疑人。

           

          2019年12月27日,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做出一審宣判,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串通投標罪、非法采礦罪、搶劫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妨害作證罪、開設賭場罪,決定對其執行有期徒刑25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罰金3372萬元。被告人陳獻金犯八項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23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罰金1122萬元。其余33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七年至一年十個月,對組織成員并處罰金。判后,包括陳志輝在內的30人提出上訴。

           

          一審判決書600多頁、33萬余字,3000多張審訊光盤,案卷657冊。面對浩如煙海的審判資料,二審合議庭仔細甄別犯罪事實、審查上訴意見、梳理爭議焦點,并在二審中予以回應,力求既不枉又不縱。

           

          經過四個多月的二審,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于6月底作出裁定:駁回原審被告人的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這宣告了一代“砂霸”的隕落。

           

          “法治是最好的營商環境。”二審經辦該案的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法官蘇智麗表示,陳志輝涉黑團伙破壞了清遠當地的經濟、社會秩序,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人民法院通過依法審判保護了當地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維護了企業的合法權益,凈化了當地的政治生態和營商環境,保障了國家礦產資源安全,促進了生態環境恢復。

          來源 | 羊城晚報、金羊網、羊城派
          公告欄更多急告!海豐降雨少水庫成草地,這些地方或將...經濟日報:斬斷違法侵占耕地利益鏈條公告!3月28日起暫停外國人持目前有效來...關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實施治安管理十六...【擴散周知】汕尾市區停水,請各用水戶做好...【停水通知】明天海豐個別區域將出現缺水,...相互告知!關于梅隴鎮及梅隴農場停電的公告擴散告知!海豐停水通知,市民請及時做好蓄...擴散告知!海豐這些區域明天將停水,有你家...注意儲水!梅隴8—9日將停水最新文章繼特朗普一反常態戴上口罩后 美第一夫人也...女孩吃飯被男伴下藥,深圳店員上演教科書式...看到這個畫面瞬間心酸海豐某駕校教練車如此“霸道”,難道后臺過...痛心!陸豐又發生一起溺水事故……張曉強到市城區紅草鎮人大代表中心聯絡站開...陸豐這個總投資約2.86億元的醫院!預計...陸豐共享單車被市民拿來這么用……“移風易俗大家談”系列專訪: 上線嘉賓:...汕尾2名官員涉嫌行賄罪、受賄罪被逮捕.....陸豐東海、城東、博美計劃停電(14日~1...最新!從粵澳口岸入粵人員不再實行集中隔離7月13日廣東新增境外輸入無癥狀感染者1...這是真正的“有錢人”!海豐某大型商場開業突然出現大批執法人員海豐公安護航高考“答卷”出爐!您打幾分?退役軍人救人遇難,警方急尋獲救男童【關愛未成年人】預防溺水!這堂安全教育課...海豐某大型商場開業突然出現大批執法人員看到家鄉求援信后兩千游子返鄉抗洪 現場浩...
          電話:0660-6909888 
          傳真:0660-6991666 
          微信公眾號:sw-cmw 
          微信號:sw_cmw 
          郵箱:3231734673@qq.com
          客服電話: 0660-6909888 
          廣告投放: 17727206000 
          業務投訴客服 QQ: 3231734673
          關于我們訪問電腦版訪問手機版
          免責聲明:本站提倡文明上網,會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部份內容來自互聯網與本站無關,登陸即表明您同意本站 用戶條款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7727206000
          在线观看亚洲AV每日更新